注册会员 登录
8181论坛 返回首页

夕颜的个人主页 https://www.8181.cn/space-uid-121367.html

日志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已有 689 次阅读2019-10-9 21:34 |系统分类:情感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魏婴,是你吗?”你又被不夜天的梦惊醒。
“我想带一个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你对兄长说这句话时,心底是多么的笃定。
“恐怕他不愿意”兄长的回答,我看到了你眼中的涟漪。
或许他的心底也有跟你一样的话,“我想带一个人回夷陵乱葬岗,带回去,埋起来。”
就像埋起来阿苑一样,长出许多个你,只对他嘴角上扬的你!
而他,实不想让你和他一起混走这滩烂泥。
他说:“管他熙熙攘攘阳关道,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
你说:“一条独木桥走到黑的感觉挺好。”
因为你知道,那时候,你也想陪着他走,走一生,走一世,走三生,走三世,惟愿每一世的轮回里,有他,有你。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十六年后,你第一眼就认出了他。而他故作从未与你相识。你握住他手腕的一刻,你望向他的一瞬间,我们看到了你眼里的坚定不移。这一握,暗含了多少情,多少爱。他不知,你未语。
但是能看出你满眼的笑意,因为你听到的他慌乱中吹起的长笛,长笛之曲,是你为他独创的唯一,《忘羡》一曲,曲中有他亦有你,
你紧握的手不想放开,前一世你错过的人,此生绝不许再离你而去。从此他走过的路上,每一步都有你的痕迹。
从前,所有人都畏惧奉承他的时候,你是唯一一个骂他的人。你说:“此一去,便是真正的离经叛道,不容回头。”
而今,所有人都巴不得他死的时候,你是唯一一个赞他的人。你说:“孰正孰邪,孰黑孰白!”从此你一直挡在他面前。
从此,他每一次晕倒,都是在你的臂弯;
从此,他每一次有难,都有你及时的支援;
前一世的悔,这一世用一生的呵护来还。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那一年,他离经叛道,终究错了,从未想伤害无辜的人,只想保护好他在乎的人,可是,事与愿违。种种原因,走上了不归之路,他失去了姐姐深爱的姐夫,他失去了全世界最好的师姐,他离开了云梦双杰的江澄,他害得他从未见过的小外甥双亲不在,从此孤零零一个人。
那一年,你厌恶了所谓的名门正派,你不惜长辈刁难,也要寻他。你生生受了的三十三道戒鞭,恰好这三十三划出了魏无羡的笔划之和。你没有用灵力阻挡,你就想让这痛刻骨,就想让这痛入心。自此他是烙印在你的身上,刻在你心里的人儿,眼里是,心里是。自此世间繁华不再入眼,因为你只心系一人,不变,不悔。
那一年,仙人百家说魏无羡早已经碎尸万段,魂飞魄散。
那一年,你拖着血躯跑去乱葬岗找寻他的痕迹,你把缝隙找完,你把灰烬翻遍,却不曾找到一丝他的讯息。
那一年,你把夷陵寻遍,不见人,不见魂,不见他的任何。
唯有发黑的萝卜,还有摇曳折断的莲。你折下一支,尝下他爱吃的味道,不知是苦是甜,甜,是因为这是他留下的唯一痕迹,似乎还有他的气息;苦,睹物思人,你的他到底在哪里,天可怜见,能否再相见,能否再让你看他上一眼。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你带回了阿苑,取名蓝愿,字思追。
思君不可追,问君何时归?
如若这份情能感冥苍天,
便有三桩夙愿,一愿相见,二愿相见,三愿相见。
如若这份爱能动容山河,
便有三桩期盼,一盼相见,二盼相见,三盼相见。
你回到云深不知处,每天不变的事情是弹《忘羡》,起问灵。
问:“尚在否?”
不答。
问:“在何方?”
未语。
问:“可归矣?”
无声。
一琴一人,一问一答,不知道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月光如水,洒在你消瘦的脸上,洒在你乌黑的长发上。你的孤寂无人敢问,无人能懂。
你不知道这段问灵要多久,你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他。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你出关听到的关于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此时的你开始慌了。
你开始做你们一起做的事,你开始走你们一起走过的路,还有你们一起喝过的酒。
魏婴爱喝的天子笑,你布满了一床,如果他能回来,你们一醉方休!当年打翻的一瓶,加倍还他,只是他在哪?故人何时归?
他喜欢的兔子,已经多了好几窝,你躺在兔子堆里,似乎能听见它们在窃窃私语,“蓝湛,蓝湛。”
只有他这样叫自己,在他眼里,你才不是雅正的含光君。你是他曾经想托付毕生的知己。不夜天,乱葬岗,穷奇道,每一场都历历在目,你恨自己,为何不能和他并肩,你怨自己,为何不能和他相守。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你惊慌失措,你以为是他来了,他回来了。四下搜寻,却不见他的影子,你大喊“魏婴,魏婴”,无人应答。你狂喜,你狂奔,你跪在地上失声痛哭,从此无人看见你一丝笑意。世人都道你是古板的含光君,谁人知晓,你的双眸只为一人停留,你的酒窝只有一人看透。
兔子在簌簌的吃着青草,你的一袭白衣飘飘躺青青的草地上,你又开始想他了。一叶飘下,遮住了你的双眼,你似乎想起了你每天跟他说的“凝神,雅正……”
兔子走来轻抚了你的抹额,你扶正歪了的抹额,你说:“蓝氏抹额,非父母妻儿,无人能碰!”那时候的魏婴,在你眼里算什么!
你把思追,放在兔子群里养,因为你知道这是他喜欢看到的画面,此时的你眼中飘过的是那个笑颜如花的魏婴,是那个多年未见的魏婴。那个三千家规也管不住的魏婴,那个能浪几时是几时的魏婴。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许我一生锄奸扶弱,无愧于心”,当年一起放花灯的心愿,他未完的心愿,你帮他完成!
自此世人都知道逢乱必出的含光君,你的威名响彻大江南北。妖魔鬼怪无不闻风丧胆,世人享受着你带来的安和太平。
你到哪都带着思追,你到哪都护着思追,因为之于思追,已是你和他之间唯一的连线。看见思追似乎看见了他,看见了你们三人在酒馆那次短暂而幸福的美好相遇。像极了爱情的模样,像透了一家三口的日常。
你教会了思追问灵,因为你不知,十余载的问灵,能否有结果,如果有生之年不成,那便让思追继续找寻。不管地老天荒,无惧艰难险阻,只要能找到就好!找到他,带回来,相守。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闻笛声,独惆怅,云深夜未央;
穿万水,过千山,路尽人茫茫;
是与非,都过往,醒来了,就当它梦一场,红尘中毁誉得失如何去量?
你知道莫家庄鬼手作祟,间或是阴铁重现,不是小辈弟子能够解决了的,你开始怀疑了;你听说舞天女复活,必定会伤及无辜,速速赶来帮忙。这一次你不是无功而返了。
你看见了熟悉的背影,是的,是温宁。
只有他在的地方,才会有温宁,你听见了熟悉的旋律。这是你们之间的旋律,这世间仅有你们二人知道的旋律。你一把握住他,不再放手,不能放手,不想放手。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不管他是莫玄羽还是魏无羡,总之,终于有了一丝他的讯息。
问灵十三载,终于等来了,终于等来了。
看得出,你的手在颤抖;看不出,你的心在颤抖。
这一刻等了十六年,这一别伤了十六载。
背上的戒鞭之痕,怎敌心上的相思之苦?
从此,不再分离,从此,你们只做一双人。
你不是含光君,他不是夷陵老祖,一切请回到当初,当初来到云梦听学的时候,他是年少轻狂的少年,你是不谙世事的小古板。
你不想与天下为敌,但是天下却容不下你的他,你们想一琴一笛走天涯。但是有岂能摆脱道貌岸然的仙门百家?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俗话说,“破鼓万人捶,墙倒众人推”。
夷陵乱葬岗的圈套之后,谜底似乎慢慢揭开了面纱。
莲花坞外,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的荷花映红了他的脸颊。从此,无论何时何地,黑衣的旁边,总有白衣的你。
你陪着被舅舅关在门外的羡羡,你陪着他去看故去的师姐,你陪着他走遍了云梦的每一个角落,你们都不是当初的少年。
十六年的血和泪只有你自知,十六年的落寞孤寂无人能陪,其实他也一样。
他落泪,你感伤,只怪世事无常,又念世事无常,才有莫玄羽献舍,羡羡回到了你身旁。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秋风吹过,暗夜微凉。
一双手推动着陈情激荡。
两个女人诉说开了十六年来的伤心过往。自此,他和你不是被众人推的墙。事情的原委好似跃然纸上,十六年的恩怨情仇即将揭晓。
而你,与此同时,知道了他撒下的弥天大谎。
鬼将军护主,逼着江澄拔开随便的一刻,你已知晓,他早已没有了阳关道,只有修习诡道这一条独木桥,能否走到黑,谁也不知道。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你握着避尘的手在颤抖,你的心在颤抖,你强忍着的眼泪还是滑下到他的伤口,心碎,心疼,刻骨的疼,生疼生疼,这一刻你的疼,不比羡羡少一分,这一刻你的疼,比羡羡多十倍。
若此人不是江澄,如此人不是羡羡守护的人,避尘出鞘,忘记拨弦,此时此刻世间再无江澄。
你咬牙切齿的起身,唤起温宁,我们走,从此咫尺天涯,不会再离分。此后无论何时,不管去哪,都有你守护。因为他的脸消瘦的让你心疼,心疼到忘了自己也曾刻骨的疼。
问灵十三载,终得一归人
山高水远,又闻琴响,陈情未绝,笛声悠扬,苦笑世事多无常,花开依旧,荷香依旧,莲子依旧,明月依旧,相聚之时何来怅惘。
轻嗅着阵阵沁人的花香,挽一抹怡人心脾的清凉。
仰望,天是湛蓝湛蓝的,偶有丝丝缕缕飘渺的白云。
那白云像极了姑苏的兔子,像极了云梦的荷叶,像极了避尘的剑花,像极了陈情缨络,像极了天子笑的白瓶,像极了老祖之前卖的萝卜。
他问你,信命吗?
你答他“命中有你,便信!”
他说:“十六年,我若还未回来,怎么办?”
你答:“等!”
“那若是永远不回来,怎么办?”
“等!”
他说:“蓝湛蓝湛,你看这天湛蓝湛蓝的……”
你说:“魏婴魏婴,你看这云无羡无羡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