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1论坛

8181论坛 门户首页 军旅 军营生活 查看内容

当兵一时爽,一直当兵一直爽

2019-3-26 |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14| 评论: 0

  几年前我不懂,人们因何为着可以再见面的离别黯然神伤甚至痛哭流涕,直到我经历了人生中的一些生离与重逢之后,我才逐渐明白:从天南到海北,的确是一抬腿的距离,只是再见时,你不是我们在一起时的你,而我也不再是我们在一起时的我,那些总在一起的时光,就此撕裂,无法重来。

  距离退伍的这一晚,我躺在外训场的帐篷,周围是和我一样即将脱下军装的他们,此前一晚,我们还在演习场,九月的新疆,天依旧燥热,翻来覆去,脑子里断断续续出现这两年的一幕幕,顺着回忆的线,看了看我的这两年。


  2016年的九月,胸前挂着校武装部的红花,带上所有祝福,踏上了西行新疆的绿皮火车,也就在前两天,舍友也随我一道,成功“入坑”,东部徐州。我想,这两年,我们的生活应该极为相似,多少还是不同,毕竟有了岗位和职责。


  再过几天,再见哈尔滨,我想年轮刻上的一定是岁月的安好。

  留队的战友,愿不忘初心;同我一样踏上归程的战友,愿一路顺风;培养我两年的连队,愿越来越好。


 (一)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但对照现实和当下的反差,我曾打过退堂鼓。

  坐火车到新疆的途中,窗外一片接着一片望不到边的戈壁和荒滩。晃荡晃荡,抵达单位的时候,天将黑,碰上团队建设,正门紧闭,接我们的大巴,只得从团队的侧门驶入,望向窗外,新建的营房的工地,只看见老兵们加班加点粉刷着墙壁,新修的路打着路沿石,坑坑洼洼,看上去一片“狼藉”,抵达新兵营宿舍,敲锣打鼓、鼓掌欢迎,和影视剧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班长接过我手中的包,引我回到班里,打好了热水,我匆匆洗漱,还没来得及收拾,便开了饭,迎客的面,送客的饺。此前演习场的饺子,一口一个画面,难以下咽。

  新兵连,81天,每一天的生活作息被安排的满满当当,“痛并快乐着……不论是学士、博士、硕士,首先学会做一名合格的战士。”班长这一语,点破了我心中闭塞,他是我的引路人,做人和处事,标准和责任,手把手,心贴着心,我成了一名战士。所以直到......

  直到现在,我仍无比怀念那三个月。
  那三个月,因为体会到嗅到绝望以后还要继续生活的无奈,我收掉了眼高手低和大家所认为的“大学生光环”;因为我看到战友第一次给家人打电话流下的眼泪,才知道自己这二十几年是多么的不孝;因为尝到开饭两分钟,连带洗盘子和集合站队,以及在饿到半死的时候,和战友避开班长的视线偷摸分享藏在迷彩口袋里,沾满泥土的馍馍。才知道餐盘里的一粒米是多么的珍贵;因为在一个集体中生活,部队的集体荣誉感,让“一人生病,全班吃药”屡试不爽,我的棱角也才在跑步踏步伴着连续呼号不断,蹲姿围圈讨论中被磨平,也收掉了只管好自己就行的心态。现在想来,那些新兵连犯错受罚也不是有意为之,“想得通是锻炼,想不通是磨练”大概就是这个理。

  同样也是在这三个月,促成了我坚持写日记的习惯,写日记的地点很多,训练间隙、午休的小凳、压被子的楼道、厕所的睡房、打手电的被窝......新兵下连的前一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坐在小凳上,看了看那三个月堆积起来的文字,整整八十一篇,也从文字中看到了自己的幼稚,之前十九年干的都不叫人事。
  
  当然,这两年,文字记录一直伴随着我,杂乱无章,足足有五本,退伍整理东西的时候,我找了个精致的小箱,寄回了家。

(二)


  而后的两年,我在连队很多个岗位上工作,充分锻炼,也学会了思考人生。


  战士,在摸爬滚打中,有好的身体,也承受住了突如其来的委屈,明晰不因学历看人,能力为上,眼高手低必然自食恶果;新闻报道员,在忙碌和奔波中,学得一技之长,深谙为人处世小小之道;文书,加班熬夜,材料堆积,穿着裤衩满楼道奔跑,上窜下跳,养成了我一丝不苟,严谨细致,对上和对下,谦和之道;副班长,从兵到骨干成长,更为懂得了责任,学会了红脸、黑脸都唱,要提高标准,班内的兄弟,都是手足。
  
  总结这两年,小小一段,真正经历的人才会知道这是深夜换来的沉炼。

(三)


  退伍前一个月,突如其来的任务,是个考验,更是两年军旅人生最圆满的句号。

  机动行至任务点,夜间22时41分,跳下车,滴水未进,粒米未食,顶上手电,摸黑构筑,趁夜伪装。

  凌晨5时37分,各任务点位集合,卸载物资,新疆昼夜温差的压力不得不迫使兄弟们添上绒衣绒裤、棉衣棉裤,躺在大箱板上,全身哆嗦着入眠,低头看了一眼表,6时30分。
  
7时,起身,战备包拿碗拿筷,匆匆填肚,搭建宿营地,构工伪装,天空放晴,燥热,满身汗水湿了兄弟们的衣服。


  上级任务终了,转入日常警戒,维护保养,正常作息,心里空空的,兄弟们卯在自己岗位,尽心尽责。

  如果这不是演习,而是战争,真心希望不要发生,和平不好吗?不生活在战乱和贫穷的国度,哪有切实体会?我们为谁而穿上的军装?

  涉及退伍后续的手续,我们不得不提前从演习场上撤回,不舍,话说不出口,兄弟们排成一路,一个个拥抱,敬礼,最后走到营长跟前的时候,帮我卸了携行具和凯夫拉,卸下了我肩上的二拐。我早想过这一天的来临,那时我想我足够坚强,不会流下眼泪,但当它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知道,这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兄弟们也成了泪人,向后转,敬礼!从此陌路了么?

  连旗上留下了我的名,只是,所有的第一次变成了最后一次,心中只能飘扬火红的旗,若有战事,有召必回。

  记得,在我踏上绿皮火车前,好友、家人、舍友都告诉我,到了部队,走好自己选择的路,考军校可能是我最好的选择......两年后的我,选择了“背信弃义”,脱下了我曾经认为要穿一辈子的军装,返校复学。记得《士兵突击》中的一个片段,里面有一段话,“过日子不能只往上看,有时候,要看看脚下,只要今天比昨天好,那不就是希望吗...... ”时光太瘦,指缝太宽,愿属于心底的那份初心从未离去!
  
  或许,当兵一时爽,一直当兵一直爽,但我欠青春的远征,自此也告了一段落。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