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1论坛

8181论坛 门户首页 军嫂 军嫂生活 查看内容

一个军嫂的日常生活

2017-12-7 |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961| 评论: 0



何奈上班去了,肖雪躺在病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朦胧之中,却听见了何奈的声音,似乎还夹杂着艳萍与妹妹的声音。肖雪以为她们三个人都来接自己了。

一会儿,他们进来了,肖雪吓了一跳。艳萍的脸又红又肿,脸颊上还破了皮,手上肿起了一个亮晶晶的大水泡。

下午,艳萍独自一人在家用高压锅煲排骨黄豆汤,高压阀“吱吱吱”响了十五分钟之后,艳萍按常规关火,并晾了一会儿之后。按往常一样,取掉高压阀,准备打开盖子,却发现盖子无论如何也打不开。她想起平日里肖雪反复叮嘱她高压锅危险,打不开就不要强行打开,于是放过高压锅,打算先去幼儿园接回妹妹。

她换好衣服,换好鞋,已经走到门口的人,心中还是念念不忘那顽固的高压锅。

山里丫头的倔脾气上来了,我就不信我今天打不开这高压锅。

于是,又返回厨房,将那依然热得发烫的高压锅抱在怀里,狠劲地扭动盖子,“嘭”地一声,顽固的高压锅盖子不敌结实的艳萍,热浪、开水一飞冲天,烫了艳萍一脸一身。

接下来的几天,既要照顾卧病在床的老婆和因公负伤的小保姆,还要接送孩子上下幼儿园兼顾做饭,何干事忙得焦头烂额。

所幸三四天之后,肖雪渐渐痊愈。

艳萍脸上的伤已在结痂,手上的水泡消掉了。胸前的水泡,肖雪请来一位女军医给她抽掉水泡中的水,又四处打听,用了芦荟膏敷伤处,艳萍的情况也越来越好,医生宽慰她们说,不会留下疤痕。

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这天晚上,妹妹一直吵闹不停,上床睡觉前,一摸她的额头,烫得吓人。

夫妻俩赶紧将孩子送去医院。医生给孩子鼻吸了退烧药,还说得打消炎的针,又是吊瓶。

妹妹这是第一次挂吊瓶。

妹妹的小手胖乎乎的,几乎看不见血管,小护士扎了两次都没成功。乖巧的妹妹在小护士“不能动,动了针头会断在肉里”的恐吓中,一动不敢动地任由小护士在自己手上东扎西戳。

满心恐惧的妹妹坐在肖雪怀里,虽然不敢动,但扭过头,泪水哗哗地流,眼巴巴地望着肖雪,惊恐地叫着:“妈妈呀,妈妈呀!”肖雪心如刀割,终于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针终于还是扎上了,妹妹慢慢平息下来。肖雪这才发现一直在身边的何奈不见了。

她四处张望,寻找丈夫,发现何奈站在身后窗户外边的走廊上,站在窗户边露出半个身子,正凝视着室内的母女俩,一脸悲戚,眼里似乎含着泪。

吊瓶挂到一多半时,妹妹又开始哭闹起来,嚷手疼,不一会儿,发现她的小手肿了起来,原来漏药水了。

必须拔掉针头,重新扎。

妹妹声嘶力竭地哭喊,肖雪不忍心女儿再遭罪,决定剩下的药水不挂了,拿了医生开的药,和何奈一起带女儿回家去。

接连几天,一家的成年人为了喂药而与年幼的妹妹斗智斗勇,反复劝说,百般哄骗,妹妹捂着嘴就是不上当。

看似柔弱胆小的妹妹,却也是固执强硬的。

一两个小时还喂不进一顿药。最后,几个成年人只得采取强硬措施。爸爸抱住妹妹的身子和胳膊,艳萍按住妹妹的双腿,妈妈捏住妹妹的鼻子,强行将药灌进去。

至亲至爱的人瞬间面目狰狞。

妹妹恐惧惊惶,乱踢乱蹬,脸儿通红,声音嘶哑,好几次都呛住了。

灌完药,肖雪心疼地抱着妹妹,妹妹在妈妈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肖雪觉得灌药的行为对孩子而言太残忍,身体被强行控制住,嘴里还要被灌进去苦苦的药液,孩子幼小的心灵的恐惧和创伤,不是言语能表达的。

所以强行灌了几次药之后,看见妈妈拿出药,妹妹就会恐惧地大哭,并开始逃跑。

肖雪见她这个样子,不忍心再喂药,心里祈祷她自己好起来。

由于用药不规范,妹妹的咳嗽始终断不了根儿。

后来,妹妹的咳嗽越来越厉害,三天两头发烧,三天两头跑医院打吊瓶。犯病时,孩子由于难受,通宵哭泣,扰得四邻不安。就这样,病了好,好了病,绵延了半年多。

有时候,妹妹从半夜两三点一直哭闹到五点多钟才沉沉睡去。妹妹哭闹时,肖雪与何奈一直轮流抱着她,在房间走来走去地哄着她,好不容易妹妹睡着了,夫妻俩稍稍躺一会儿,又得起床上班了。一家人疲惫憔悴。

有一天早上,疲惫不堪的肖雪坐在客厅,忍不住掉下泪来。

艳萍说:“雪雪姐,楼上的丹丹的奶奶说,我们搬家那天,她看见挂历上写着‘不宜搬家’。她说我们肯定冲撞到了什么,应该找个人来家里看看。”

肖雪止住泪:“别听她瞎说。”

在学校办公室,肖雪忍不住跟老师们唠起家里的这些事。

几个滨海本地的女老师说:“你们北方人就是不讲究这些。其实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的。”

听肖雪无意中讲起军医送药的事,几位老师惊讶地瞪大眼睛:“哪能这样?人家搬家时送药?肖雪你这人太傻了,你当时就该把药扔回给他,说你自己带回家去吧!你倒好,你还谢谢!”

老师们又热心地给肖雪出主意,为解决肖雪家的难题献计献策。

有人说估计妹妹是受到了惊吓,建议用钩藤加银币熬煮,将煮好的钩藤与银元趁孩子睡着后,用纱布包裹在孩子的右手掌心。

无计可施的肖雪照办。

第二天早上妹妹醒来,突然看见自己的右手掌裹上了厚厚的纱布,纱布中还渗出黄色的汁液。妹妹看着自己的手掌,吓得哇哇大哭起来。估计旧的惊吓未去,新的惊吓又添。

还有许多高招,肖雪居然都一一试用,只有一项,她坚决不肯。有人提出与楼上丹丹的奶奶相同的计策,请个人到家里看看。肖雪认一个理,如果那人说我家大门方向不对,让我把大门开到阳台上去,怎么办?

最终,在何奈的干预之下,肖雪不再瞎折腾,找到滨海市人民医院的儿科主任给妹妹进行规范治疗。

1234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