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1论坛

8181论坛 门户首页 军嫂 军嫂生活 查看内容

一个军嫂的日常生活

2017-12-7 |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962| 评论: 0



肖雪联想到报纸上经常报道沙井盖被人盗走或别的原因丢失,导致路人不小心掉进下水道,或丧命或受重伤,真正叫做“走路死”。

肖雪越想越担心害怕,走到客厅,拨通了何奈的手机:“老公,咱们家门前路上有个下水道的盖子不见了。你回家时注意一点,别掉到坑里去了哦。”

电话里是何奈爽朗的笑声:“好的!老婆放心!掉不下去的。”

办公室里,刘干事与邓干事都听到了何奈与肖雪的对话,忙里偷闲,开玩笑地问了何奈究竟。

刘干事笑道:“何奈你小子有福气啊!老婆长得漂亮,性情还好,还这么细心,体贴,下水道盖子不见了还要提醒一声,羡慕啊!”

邓干事看着何奈电脑屏幕上肖雪眉清目秀的笑脸,感叹道:“不知道何干事用什么方法把嫂子追到手的?”

晚上回到家,何奈告诉肖雪一个好消息,自己在政治部营干楼分到了一套两房一厅的住房,虽然房子面积不会比现在住的军工厂家属房大,但在政治部大院内。妹妹在上政治部幼儿园,都在同一个院子内,方便。

夫妻俩决定就在星期六上午搬家,以前搬家,也是选个不上班的周末,从来不懂还要有些什么讲究,什么忌讳。

周六上午,来了好几个帮忙的老乡,战友。

大家准备出门时,何奈的一个在基层单位当军医的老乡提着一个塑料袋笑眯眯地进来了。

军医这段时间正有求于何奈,他想换个单位,于是缠着何奈,想让何奈引荐他认识处长,让处长帮他调个单位。何奈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

军医将手中的塑料袋递给肖雪:“嫂子,听说你们今天搬家,我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顺便带了点常用药。”

肖雪心想:“还真是靠山吃山哦,什么样的便宜都敢占。连药都送。”但还是道声谢,接过了塑料袋。

新家在二楼,楼下也是政治部一个干事的家。

那位干事有个跟妹妹年纪相仿的女儿,也在上政治部幼儿园中班。

都说部队大院的孩子厉害,搬家过来第一天,肖雪就领教到了。

晚上,吃过晚饭,肖雪牵着妹妹的手出去散步,在楼下的小路上遇上了一楼那位干事的妻子牵着女儿的手正从外面回来。肖雪微笑着同她打招呼。那位干事的妻子似乎是个近视眼,却又没佩戴眼镜,她眯着眼睛看了看肖雪,也点点头。肖雪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一丝盛气凌人。两对母女擦身而过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对方那个小女孩突然冲着走过她身边的妹妹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并伴以伸舌头的恶作剧动作。妹妹大哭起来,肖雪也惊呆了。

对方的妈妈叫着自己女儿的名字:“阳阳,怎么这么调皮呢?”又对着哭喊的妹妹说:“对不起啊,阿姨回家打她。”然后牵着孩子的手回家去了。

肖雪的心里非常气愤,这么野蛮的孩子!而且她妈妈的反应也太轻描淡写了吧!

搬来政治部大院将近一个月,孩子的适应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妹妹迅速成为大院子弟的一员,每天从幼儿园放学后在楼下的草坪上或沙坑边,与小朋友们玩得不亦乐乎,恋恋不舍,不肯回家。

部队大院,院门口有卫兵站岗,院内环境优雅,最重要是安全,所以家家户户的孩子放学回家后就在院子里疯玩,无人管束,个个胆大包天。

妹妹因为一直有小保姆跟着,再加上肖雪将她自小养得精细,所以妹妹虽然乐意与院里的孩子们玩,但在那群孩子中她显得娇弱,常常受欺负。

一天吃过晚饭后,肖雪在厨房洗碗,艳萍在收拾房间拖地,妹妹独自一人下楼去玩。

肖雪从窗户看见她迎面碰上了隔壁的小男孩兵兵和楼下的阳阳,妹妹友好地冲他们打招呼:“兵兵,阳阳,你们去哪里?”

那个叫兵兵的小男孩,一言不发,突然伸手在妹妹脸上用劲掐了一把。

妹妹站在原地大哭。

气得肖雪在窗户边大喊:“兵兵,你干什么?你给我站住!”迅速冲下楼去,兵兵早已跑得不知去向。

又有一天,艳萍将妹妹从幼儿园接回来,妹妹不肯跟着艳萍回家,要跟小朋友在院子里玩。

艳萍急着回家做饭,叮嘱妹妹小心,并请附近站岗的兵哥哥帮忙看一眼妹妹,自己先行回家。

不一会儿,妹妹哭喊着回来了,一头一脸一身的泥土。

原来院子里正在移植树木,挖了好几个深深的大树坑,妹妹和一群小朋友撅着屁股往坑里看,却被人从后面推进了坑里。

艳萍问妹妹是谁推的,妹妹也说不清,只说是个穿溜冰鞋,光着上半身的哥哥。

艳萍牵着妹妹的手,气愤地下楼去找肇事者。

却见院子里好几个光着上半身的坏小子穿着溜冰鞋呼啸而过。

艳萍问附近站岗的兵哥哥,有没有看见是谁推的妹妹。

那兵哥哥对这种事司空见惯,院子里哪天没有“流血事件”?这帮小霸王们他惹不起。

那天兵哥哥站岗,纪检处林副处长读小学四年级的女儿骑着单车从旁边经过,他无意中看她一下,那小黄毛丫头瞪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弄得他哭笑不得。

所以兵哥哥虽然明明看见了是福利科李科长的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将妹妹推到了坑里,而且还是兵哥哥跑过去把妹妹抱上来的。但这会儿见艳萍问他,他也只是摇摇头,笑着说:“没看见是谁。这群野小子!”

经历了几起这样的事件之后,肖雪就不怎么敢让妹妹单独在楼下玩。

她下班回家对艳萍说:“你做饭,我去楼下陪妹妹,给她壮胆去!”坐在草坪上不远不近的守护着妹妹。

在院子里耳濡目染一段时间之后,妹妹也“出息”起来了。

有一天,她将茶几上堆满了玩具,玩得不耐烦了。她果断地将玩具左右一挥,挥到地上,口中还极其自然地念叨:“去他妈的,破烂玩意儿!”

艳萍大惊失色:“何小荷!你跟谁学的?看你妈妈回来揍不揍你?!”

虽然有些小小的不愉快,但肖雪和妹妹都熟悉并喜欢上了新的环境。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