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1论坛

8181论坛 门户首页 军嫂 军嫂生活 查看内容

一个军嫂的日常生活

2017-12-7 |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80| 评论: 0

肖雪站在灶台前炒菜。

她像个滨海本地妇女一样,拿一条宽宽的背带将妹妹背在身上。可是被妈妈抱在怀里娇宠惯了的妹妹却并不安心待在妈妈背上,踢腾着小脚丫哭叫。肖雪只得用背带将她绑在肚子上,像个袋鼠似地。

妹妹要看到妈妈的笑脸才安心。

何奈父母走后半个多月,肖雪的大哥大嫂专程给肖雪送保姆过来。

肖雪的大哥对大嫂说:“你看小雪,像个刚下了蛋的母鸡,时刻在叫,你们看我下了个蛋,‘个个大’‘个个大’。”

大嫂白他一眼:“无聊!”

妹妹一岁半了,办公室的女老师们建议肖雪给妹妹断奶。

肖雪却觉得奶水还是充足得很,迟迟下不了决心。查询了育儿书,又打电话咨询妈妈,得出的结论还是要断掉母乳。

肖雪听说小孩子断奶时会哭闹得厉害,于是趁何奈下部队不在家的那几日给妹妹断了母乳。

其实从妹妹六个月大给她增加辅食时,肖雪就已经给她开始喝一点点配方奶,所以断母乳时,妹妹并没有过分吵闹。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抱着一瓶奶,吸着吸着就睡着了。

倒是肖雪,两个乳房涨得青筋暴起,胸前好似挂了两块大砖头,痛得她死去活来,用了极大的毅力才没让妹妹吸她的奶。

成功给妹妹断掉了母乳。

可一个多星期后,肖雪却开始后悔。她无比怀念将妹妹抱在怀中哺乳的感觉,母女间的那种温馨与亲密的感觉。

现在不用哺乳,她抱着妹妹,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淡淡愁绪。

肖雪给妈妈打电话,问她吃什么可以发奶。

妈妈奇怪地问她要给谁发奶。

肖雪说:“给我自己呀,我想把奶重新发出来,我还想给妹妹喂奶。”

妈妈说:“那怎么可能呢!这母乳呀,回去了就回去了,不可能再发出来,除非再生一个小孩时,才会再有奶。这母乳就是每个孩子自己带来的粮食。”

肖雪从书上查到了发奶食谱,通草炖鸡。鸡汤炖好后,肖雪怀着虔诚而兴奋的心情喝着鸡汤,并邀请何奈以及小保姆喝一碗。

何奈哈哈笑着说:“我不喝!我倒是要看你什么时候能把你那奶再发出来!”

那位十六七岁的小保姆,平时还是颇为贪吃的。到肖雪家一个多月后,自己称体重时,愁眉苦脸地告诉肖雪:“雪姐姐,我来一个月就长了五斤。”小丫头白里透红的皮肤,水色极好,身材却是矮壮结实。

何奈笑话她:“艳萍你不能再长了,现在你还是个长方形,再长,你就变成正方形了。”

小姑娘听了,“咯咯咯”地笑。

这会儿见肖雪邀请自己喝通草炖鸡汤,艳萍抿着嘴,有几分腼腆地笑着,但坚定地摇着头:“我不喝!”

肖雪见她的神情,不禁开心地笑着:“你放心,你喝多少都没问题的!”这点常识,肖雪还是有的。

通草鸡汤喝了好多日,也未见成效。那曾经充盈着奶水,肿胀的跟两块砖头似地乳房也一缩再缩,直到缩得像刚刚发育的小姑娘的乳房。

肖雪的身材在给妹妹断了奶之后,依然苗条。但肖雪还是感觉到了自己身材的变化,主要是骨骼粗壮了许多,胳膊,腿不再是纤细的女孩模样。

生孩子,对一个女子来说,是开天辟地,重新组建的过程。骨骼健壮了,才担得起母亲的重任。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在肖雪和艳萍的精心照料之下,妹妹茁壮成长。

妹妹何小荷三岁多了,肌肤似雪,吹弹可破,目如点漆,顾盼多姿。她扭动着胖胖的小身躯在小小的房间里跑动着,撒下银铃般的笑声,满室芬芳。

下午,夕阳斜斜地照进室内,何奈穿一件军用白色背心,坐在桌旁吃饭。头顶的吊扇已开到最大风力,可何奈的额头上,裸露的肩膀、胳膊上仍是一层细密的汗珠。

艳萍追赶着妹妹给她喂饭。

妹妹跑到何奈身边站定,她的头刚刚到坐着的何奈的肩膀。她看见了何奈腋下那些粗壮茂密的毛发,她指着爸爸的腋下,好奇地问:“爸爸,这是什么?”

何奈大口吃饭,头也不抬地说:“金条!”

坐在旁边的肖雪闻言,愣了几秒钟,然后一筷子敲在何奈裸露的肩膀上,嗔怒却又乐不可支:“无聊!”

何奈仍是一本正经地告诉妹妹:“哦,你妈妈说那叫‘无聊’”

启蒙教育的威力强大无比,更何况是打着妈妈的幌子。

从此,“无聊”一词深入小荷妹妹的头脑,并无师自通地将所有私处的毛发通通冠以“无聊”之称。母女共浴之时,她嘻嘻笑着说:“妈妈,我看见你下面也有无聊。”肖雪又好气又好笑,制止妹妹如此称呼,但又拿捏不住,是否让妹妹称呼那些毛发的专业名称。

直到小荷妹妹读到初一。

有一天回家,睁大了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大惊小怪地说:“妈妈,那个不叫‘无聊’,你知不知道?”

小荷妹妹,不但遗传到了肖雪的如雪肌肤,也继承了肖雪“信以为真”的傻劲儿。

这天,肖雪做好晚饭,习惯性地趴在窗户上往外看,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

门前小道上,有一个下水道的盖子不见了。

1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美文美图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