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1论坛

8181论坛 门户首页 军嫂 军嫂故事 查看内容

只为团聚,她在高山陪老公驻守了七年哨所

2017-12-7 |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8| 评论: 0

李晓是一名既普通却又不平凡的军嫂。说她普通,那是因为她只是万千军嫂中的一员。说她不平凡,那是因为她和老公李磊一起驻守哨所六年。
在李晓来哨所之前,这里一直由一名老兵带一名新兵看守,为解决远离连队的寂寞,每半年换一次防。
哨所坐落在某山之巅,远离喧嚣。山上的条件比不得山下,虽然哨所在某风景区,但环境十分清苦。夏天热似蒸笼,蚊虫肆虐,冬天寒风肆虐,只能靠烧炉子来取暖。就连手机通信信号,也是时断时有。
有战士说,山上太寂静,很多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对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所以不管是老兵还是新兵,都没有人愿意去哨所。即使被派去哨所,大家都慢慢地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想要早早下山。

2007年,驻守哨所的老兵退伍了,李磊主动请缨去哨所值守无线电台。但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在这哨所一待就是十年。
新兵换了一个又一个,而李磊作为一名老兵,除了每年的休假之外,一直没有被替换。很多人说,李磊为人太过实诚,甚至有点古板,不懂得变通,不懂得人情世故,所以才一直没有机会下山。也有人说,因为李磊是主动请缨上山的,所以一时半会不会安排他下山。
起初,李磊在山上值守时,半天看不见一个人影,那空虚和寂寞将他如火的热情尽数浇灭。坐在山顶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他能隐约听到山下的营区里战士们震天的“一二三四”声,还有饭前固定不变的吼歌声。
他忽然很想念山下的战友们,周末一起在活动室唱歌,一起偷偷的打勾机,一起去服务社煮泡面和速冻水饺。可是,这哨所里,有的只是孤独和寂静,能陪他的,就只有那只叫小乖的看家犬和那个故意不听使唤的新兵蛋子。

2008年5月,李磊结婚了。归队时,新婚妻子李晓非要跟着他去哨所,说想看看他工作的地方。李磊却犹豫了,因为哨所条件艰苦,他不想让妻子为他担心。在李晓的强烈要求下,李磊只得妥协了。
小两口从山底下拾级往上爬,一路上有说有笑,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爬到山顶。走过所有的台阶,还要再走两公里的山路,才能到哨所。
对于老公工作的哨所,李晓心中一直充满好奇。虽然之前听李磊讲过哨所的大概情况,心里也早就有了底,可是当李晓真真切切站在哨所门口的时候,她还是吃了一大惊。那时,李晓才明白为什么老公不肯带她来哨所,也更理解了他的不易和坚守。

2010年4月,李晓带着五个月大的女儿来队探亲。因为李磊一直在哨所,连队不好安排住房,便索性让李晓和女儿住到了哨所。这可把执勤的新兵高兴坏了,他感恩戴德的,欢天喜地的,屁颠屁颠的下山了。
后来,为了让李磊安心值勤,也为了更好地照顾李磊,部队商议决定,将转信台建成一个家庭哨所。当领导征求李磊的意见时,李磊是有所犹豫的,因为山上的条件实在有点苦,自己苦点累点没关系,但不能苦了妻子和孩子。
面对艰苦的环境,简陋的哨所,一开始,李晓也有些不情愿。但转念一想,之前的两年她和老公两地分居,一年也只能见个一两次,还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长途跋涉。
哨所条件虽然艰苦,但是至少一家三口可以生活在一起,这是多少军人求之不得的机会。
就这样,李晓便和女儿留了下来,跟丈夫建立了一个家庭哨所。艰苦,孤寂,一家三口并肩承担。满怀着对幸福家庭生活的憧憬,李晓慢慢的将简陋的哨所变为了一个温馨的家。丈夫在外忙碌时,她就在家一边照看孩子,一边负责家里的一日三餐。
也正是那段时间,李晓才真正明白哨所存在的意义,才真正明白,和平时代,军人站岗执勤,保家卫国的使命从未改变。

山上的生活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首先是水源的问题。山上没有自来水,需要去山间的小溪流或者几公里外的水窖去挑水。
其次,就是购买生活必需品的问题。虽然部队每个星期都会给哨所送保障物资,也就是最基本的米面油,蔬菜等等,但是真正居家生活,却远不止这些。常常李晓需要去山下采购东西,婴幼儿用品,生活用品等等。
每个周末,李晓都会早早地列好需要采买的单子,然后在李磊闲暇的时候,让他看着孩子,她下山去采买,常常都是大包小包的往山上背。一般人,空着手爬山,都已累得够呛,而李晓却要负重二三十斤爬山,可艰难可想而知。
在山上,最害怕的是孩子生病。有一年,女儿夜里突发高烧,吃了退烧药也还是降不下去。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李磊已经去工作了,李晓便独自背着孩子下山了。早上露重苔滑,平时一个多小时的山路,那天她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有好几次差点滑倒。给孩子打完针、抓好药后,又匆匆背着孩子赶回哨所。她说,爬山爬多了,也就习惯了,似乎感觉不到累。
其实,李晓最担心的还是女儿的成长。因为哨所四周人烟稀少,很少与外界接触,有段时间,女儿一见到陌生人就哭闹,她怕女儿将来性格受到影响。
平时,天气好的时候,李晓会经常带着孩子在山间转转,带着她一起看小鸟,看看山林的四季变幻和无尽的色彩,一起看山下的万家灯火。偶尔周末,李磊也会请假下山,带女儿去游乐场玩。

2016年年初,身为三级军士长的李磊,终于接到了下山的命令,部队给了他营职楼两室一厅的房子,他终于在山下的家属院给了妻子女儿一个家。
同时部队还给了他一个特别的奖励,他可以带妻子和女儿去某疗养院疗养一个星期。这一刻,他盼了好久,十年的坚守,十年的期盼,他终于可以圆满的下山了。
之所以说圆满,是因为他的坚守,他曾被军事记者采访过,因为他的业绩,他曾被军报报道过,因为他的奉献,他多次荣立三等功,光荣晋升为三级军士长。
然而,只有李磊自己清楚,这些荣誉的背后,都是他对妻子和女儿的亏欠。唯有这一纸命令,是他给妻子和女儿的交代。
可是,当他真正要离开哨所的时候,他却有点舍不得。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有着很深的感情。哨所门口的那棵槐树,是刚来这里时,他亲手种下的,如今长得都比哨所还高了。
槐树旁,那块小小的菜地,是他和妻子开垦出来的。还有小乖,陪伴他们一家五六年……这一切的一切,已经在他们一家三口的心中深深扎根,无论如何,都斩不断。

山下的生活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交通便利,设施齐全。旁边的公共澡堂,定时烧着热水,可以痛痛快快的洗热水澡,这在山上,很多时候都是一种奢望。
9月份,女儿就该上小学了,有部队的学生车可以坐,再也不需要起早贪黑的走山路。幸福生活似乎才刚刚开始。
2016年11月,他们又迎来了他们的第二个女儿。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然而,几个月前,部队转隶调整,李磊又登上X千里之外的另一座高山。
而他的妻子,也收拾好行囊,准备着与丈夫的第二次团聚。
“你在哪,我去哪。”一句承诺很容易,践行诺言却太难。

相关阅读

美文美图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