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1论坛

8181论坛 门户首页 军旅 军营生活 查看内容

我与班长的三次---“争锋”!

2017-8-2 |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75| 评论: 1

每年到了新兵下连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我的新兵连,怀念我的新兵连生活,而令我感受深刻的还是我的第一任班长——王庆刚。

王班长,山东潍坊人,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人很壮实,但他有着一双散发着军人独有的坚毅目光,这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第一次“争锋”,明白了:军人要服从命令。

我于11年底入伍,来到到豫南某部当兵。那个冬天,怀揣着大学生的美好愿望,远离家乡、告别学堂、穿上军装,在随身携带的一本笔记本的扉页上,潇洒地写下了五个字:“军旅,我来啦!”

初到军营,被它那干净整洁的营区所震撼,远远的看见一群穿着军装的军人迎面走来时,心里更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是一个激情火热的地方,也是我即将要开始面对的新的生活,我充满了期待。

下车之后,我们在大礼堂前集合,等待着分配。在分配命令下达完毕后,大家就真正有了自己的归宿和着落。当时只知道一位老兵,皮肤黑黑的,开口要给我拿行李,我先是一阵紧张,然后对老兵客气的说道“班长,我自己来拿就好,谢谢你!”他则一脸认真:“没关系,我来吧。”就这样,由于刚来,也不好意思拒绝老兵的好意,于是我俩便一块儿抬着行李向新兵营区走去。

一路上,我俩的话不是很多,简单的几句客套话之后,便又开始往前赶路。没想到的是,后来他竟成了我的新兵班长,也从此影响着我的整个军旅生涯。

当我们被带到新兵连门前时,等待着我们的结果是:班长挑选。我们一批到的共有五人,待三位班长走近我们的时候,先是问了两个大个儿有没有什么特长之类的,然后带走了。然后剩下的另外两个看着比较壮实的也被另外一个班长带走了,而我则无情的成为了被挑剩下的那一个。

走进新兵班,从此我便开始了与班长三个月的磨合,他也带我们领会到了地方学不到的东西,那是激情和刺激,更是成长和蜕变。

我与他的第一次“争锋”,开始于刚入营的点验。他简单的说是部队的纪律和要求,而我在地方上闻所未闻,于是便问了句:“班长,为什么呀?”他没有接我的话,只是停顿了下,看了看我,便接着对我们带的物品进行点验。这下我又不解了,走上前去问他,“部队怎么这么多规矩啊?”他停了下来用眼神看了一下我,并很严肃的一字一句的说道:“部队是用来打仗的,这里不是你们度假的地方。”他的话里充满威严,我们都吓了一跳。

只是没过几天,我从条令中学到“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没有纪律,准确的说,没有对命令的绝对服从,部队就会像一盘散沙,毫无战斗力可言。这也是我来到部队学到的第一堂课,也是最重要的一堂课。

第二次“争锋”,学会了:军人要有血性。

待班里所有战友到齐之后,我们便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军事训练,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入伍训练。要知道,短短几个月要把所有的科目练精通并非易事,除去一些教育和节假日,以及阴雨雾雪等恶劣天气的影响,留给我们的训练时间真的不多。但是对没有任何基础的我们,又不能加大训练量,只能循序渐进,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实每一个训练课程。

说到训练,我之前最头疼的科目就是队列训练。为了重塑良好的军人形象,我们也是下了不少功夫的,吃了不少苦头的。而我与班长的第二次“争锋”,便因为此而拉开序幕的。 

那是周二的一个早晨,队列训练。在进行队列训练的时候我的双腿像灌了铅一样,重的抬不起来。班长给我提醒了一下,结果还是抬不起来,问及我原因,我答道:“疼”班长说道“别担心,等适应期过了就没事了,坚持一下,你看其他战友虽然疼,但都还在坚持。”我仍然是不为所动,不是我不听话,而是真的疼的抬不起来。

又跟班长商量道:“班长,今天能不能不练这个了?”班长变得有点严肃的说道:“在战场上,你能跟敌人说你今天不舒服,能不能不打了吗?”一句话说的我无言以对。

我想他肯定觉得我害怕吃苦,如果为了迁就照顾,一味的妥协,那么其他人会怎么想呢?如果大家都害怕疼痛,那还有战斗力可言吗,仗还怎么打?当时我觉得他说话太绝对、太无情了,有点生气。晚上躺在床上不停的反思,细细揣摩这几句话,越来越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在训练时,我捡了几片主干道上飘落的梧桐树叶,在上面写了几句道歉的话,向他表明了自己的歉意,班长看到后把它放进了自己的书签里,把我叫过来说了句:“没事的,你明白就好了。”其实,我已经读懂了他要表达的内容了,只是他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想法。战友之间其实不需要任何的道歉,有时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拥抱就足以说明一切,甚至感动一生。

第三次“争锋”,读懂了:军人要重感情。

对于部队生活的常识,我们基本上知之甚少,尤其是对一日生活制度的坚持上表现得就更为明显了。举一个我常犯的小错误,那就是刚开始的第一个周的早操,我都会磨磨唧唧的一个人从楼上小跑下来,没有一点紧张的意识,喊报告入列时,战友们都用异样的眼神扫视我一下,我感觉到了压力。于是便决定改变自己这一不“应景”的生活作风。就这样,在不断地调整适应军营的每个节奏和节拍的过程中,我也渐渐地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艰苦而充实,忙碌而快乐。

然而,不幸的事情,还是还是发生了。一天早上醒来时,感觉头晕脑胀,浑身无力,我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班长,班长听了立刻来到我身边,摸了摸我的额头,感觉发烫,可能是发烧。他赶紧给我穿上大衣,将我背在身上,直奔北营区的卫生队,当时的我只感觉到晕晃,微微听到班长对我讲:“坚持下,一会儿就到了。”

到了之后来不及大口喘气,班长找到值班军医,简要说明情况,军医很快让我躺好,并给我量了体温,一测,吓了一跳:39.9℃!并向班长建议立即给我输液打针。班长安慰我道:“别担心,打完针就好了。”而后又匆匆忙忙的回去帮我打饭,前前后后的喂我喝药,怕我冷又给我加了床棉被,班长为我忙前忙后的奔波着,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我也是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回想之前跟他发生的种种,在脑海里不停地翻腾着。此刻,我留下了滚烫的泪水,只是我没有当着任何一个人的面,而是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感念每一个温暖的时刻,细细品味曾经的时光里那些个感人的瞬间。

当我恢复如初的时候,班长带着战友们来接我出院,当再次看到他们脸上那灿烂温暖的笑容时,我突然间感觉自己选择这里是对的,更是幸福的。因为有他们的陪伴。班长现在我们中间,第一次深情而诚恳的对我们讲到:“你们的父母放心的把你们交给我,我就要对你们负责,我不希望在我这任班长身上,你们没有学会任何事情,那就是我的失职和失败。”这一次,我没有“找事”,而是听的出奇的认真,更没有与班长发生过“争锋”。因为,我已读懂了他,读懂了军人。

自从新兵下连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写到此,我的心微微抽疼,我想他,真的很想念他。

转眼间六年过去了,过去的点点滴滴,恍如昨日,历历在目,在耳畔不停地萦绕,而我对他的思念也从未停止过。班长,你在哪里?我想与你进行一次“争锋”,我保证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菲菲猪 2017-8-9 12:47
现在还联系吗?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